邓木辉:读书给我带来光明(刘潇)

    全国优秀教师、贵州省特级教师邓木辉生于1956年。那个年代出生的人,都经历过想读书而难得读书的日子。不同的是,邓木辉在童年时代、在求知之时、在工作之后,一直未放弃读书,想尽办法多读一点书。天道酬勤,勤能补拙,终于,读书成就了他的教师梦想,成就了他的语文梦想。
    现代社会中,人们的生活丰富多彩,知识日新月异,很多人却忘了读书,忽略了读书的重要。让我们跟随邓木辉一起重拾起那段回忆,感受读书带来的希望,感受读书的珍贵。



    在教育这块园地里,邓木辉已辛勤耕耘30多年,专门从事中学语文教学也有20多年。回顾自己学习、教书的成长经历,邓木辉说:“读书给我带来光明。”

读书让童年时代缤纷多彩
    “我的学生时代不堪回首。”邓木辉说,因为在“文革”中煎熬度过,从小他就想读书,但难得读书。
    小学时代,邓木辉在一所乡村学校读书,学校只有一个民办老师,并且三个年级同在一个教室上课,但至少每个人都有课本,学校教学秩序正常。后来“文革”开始了,四年级虽有课本,但好些课文不让学习。五年级没有课本,只有《毛主席语录》和《毛泽东选集》。后来在公社的初中学习,但也只能算“小半个”初中生:初中两年只学了有三本书,《语文》《数学》和《农基》,每学期要放两星期农忙假,在校期间经常是半天学习半天劳动,所有学生还经常被叫去参加群众大会……就这样,邓木辉初中“毕业”了。
    初中毕业后,因家庭成分不好不能升学,不到十五岁的邓木辉只能回家务农,一干就是六年半,直到全国恢复招生考试。在繁重的劳动中,邓木辉瘦弱的身体和疲惫的心灵无时不在承受着难以想象的摧残与煎熬,但求知的欲望始终不曾熄灭。当时,家里除了生产队发的《毛选》别无读物,邓木辉把《毛选》读了一遍又一遍。有一年,亲戚送给邓木辉一本《毛泽东诗词》和一本《鲁迅诗》,他如获至宝,反复阅读,其中很多诗篇至今还能背诵。后来,邓木辉经常向亲戚朋友借书读。白天劳累一天,晚上在煤油灯下读到夜深人静。有段时间,学校评《水浒》批宋江,邓木辉就从学校借来了《水浒》,还借到了《金光大道》《敌后武工队》《鲁迅杂文选》《鲁迅小说书信选》……能借阅的都借阅了,虽然似懂非懂,但十七八岁正是学习的最佳时间,记忆力好,理解力强,看过的小说邓木辉大都记得情节,连深奥难懂的鲁迅杂文也有所理解。
    邓木辉说:“在那个灰暗的岁月里,读书让我的童年时代缤纷多彩,读书是我在每天的劳动、活动之余最兴致盎然的事。”或许就因为那时读了点书,邓木辉能在恢复招生考试的当年就考进了一所中师。

读书让求知之路有了方向
    邓木辉考进中师的那年,学校推迟了一个学期入学,又由于师资紧缺提前一个学期让学生下去代课,邓木辉实际学习时间只有一年;再加上当时百废待兴,中师没有课本,学习并不系统。因此,邓木辉只能算“小半个”中师学生。
    就凭这点学历,邓木辉走上了教育岗位,走上了公社初中的讲台。功底不深与教课需求的矛盾难免让邓木辉捉襟见肘。他那时有一个强烈的愿望:能有机会进修多好!
    终于,当地教育学院招生,邓木辉考进了教育学院进修中文大专。在古代文学、现代文学、外国文学等课程中,面对老师开出的要求自读的长长书目,邓木辉简直闻所未闻,更不要说有所涉猎。他自知功底浅薄,因而时时提醒自己:珍惜时间,努力学习。邓木辉如同进入了书的海洋,开始广泛阅读中外文学、教育学、哲学、社会学名著。他说:“读书让我的求知之路有了方向,我饱受过冬天的严寒,更珍惜春天的温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之后,邓木辉仍然不满足,深感知识功底欠缺。于是,在年近不惑之时,邓木辉又参加了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本科自学考试。凭着一如既往的执着与勤奋,他平时教书,周末及寒暑假自学,两年后取得了本科毕业文凭;而此时,他已经是中学高级教师。

读书让教学能力提升
    教学难免会碰上疑难问题。碰上疑难问题怎么办?邓木辉运用书中的知识,结合实践寻找问题答案。
    有一段时间,中学语文教学比较重视语法教学,但当时中学语法教学的情况十分混乱:不仅表现在教学资料的编写上,而且表现在语法试题的评价上。作为一线教师,邓木辉对此深有感受,经常出现难以自圆其说的尴尬。邓木辉开始翻阅书籍,查找相关资料,在认真思考的基础上,他写了篇《应该消除中学语法教学中的混乱现象》的论文,以当地学期统考语文试卷中的两道语法题为引子,列举了语法教学中的混乱现象,分析了造成混乱的主要原因,指出了混乱导致的负面影响,呼吁消除语法教学中的混乱现象。没想到被一家杂志选中刊登,并马上被人大书报资料中心收录标题作要目索引。从此以后,邓木辉一发不可收,他细致观察教学、教研中的疑难问题,善于思考,勤于从书中寻找答案。邓木辉对作文教学、作文评价、教材规范及新课改中的一些新观点如“淡化知识”“用教材教”等都有所关注与思考,撰写的相关论文,经常刊发在语文教学期刊之上。
    邓木辉在教学之余,除了阅读名家名作,钻研教材及教参之外,还会阅读一些业务书刊,几种重要的语文教学期刊每期必看,对感兴趣的内容还会进行摘抄;也会经常写写他在钻研教材、阅读书刊及教育教学中的思考与感悟,并投寄相关刊物,哪怕大多不能发表。邓木辉说:“这样做最初多少有些出于评职称的功利心,但现在纯粹是习惯使然、兴趣使然。如果不是这样,我今天肯定还在‘原地踏步’。读书让我的教学能力得到提升,让我在教学之路上不断进步。”而要做到这些,需要一个“勤”字支撑。邓木辉由衷深信:天道酬勤,勤能补拙。“我愿以‘勤’字为引领,在漫长修远的语文之路苦苦求索。”
    作家柳青说:“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邓木辉在艰难的岁月里、在求学的日子里、在走上工作岗位后,读书始终伴随着他的成长。他感慨地说:“回首过去,我想,如果不是那时尽量读了点书,我肯定不能在恢复招生考试的当年考上中师,肯定不能走上教育岗位,肯定是另外的人生轨迹。现在,我任教于一所省级示范性高中,忝列全国优秀教师、贵州省特级教师、贵州省教育名师。而这,应该说,得益于那时读了点书,当然,也离不开之后的继续读书。读书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光明,我将追随这光明,永不停歇。”